当前位置首页电视剧《我可能不会爱你》

我可能不会爱你8.9

类型:爱情 电视 台湾 2011 

主演:林依晨 陈柏霖 王阳明 陈匡怡 陆明君 

导演:瞿友宁 

剧情简介

《我可能不会爱你》2011年在台湾播出取得了傲人的收视率,位列2011年台湾偶像剧收视率排行版第一名。  程又青(林依晨饰),百货公司鞋区区长,交过几个男朋友、伤心、伤身又伤情。李大仁(陈柏霖饰),是航空公司的地勤督导,年青有为,脾性佳,不耍酷,孝顺老妈,疼爱老妹。两人从高中起就相互看不顺眼的,却阴错阳差的一直在一起,成为一对不谈恋爱的好朋友。大仁曾对又青说过,我可能不会爱你,换来了她一句谢谢,感谢不尽。在又青三十岁当天天,两人赌钱三十五岁前谁先结婚,另一个就要筹备十万元的红包。当大仁交了个小女友,又青潜意识地醋意大发,焦虑、懊恼。此时迷途知返的前男友丁立威(王阳明饰)突然呈现重获又青芳心并一举求婚胜利。双方的另一半都很介意他们这样的“好朋友”干系,但他们保持真的只是“永远的好朋友”。世界上真的存在单纯的男女友谊吗,那为什么会有异样的感到?

泰版我可能不会爱你演员表

泰版我可能不会爱你演员表(主演)  纳坤(亚瑞克·阿莫苏帕西瑞 饰)    纳坤的饰演者亚瑞克·阿莫苏帕西瑞介绍:  亚瑞克&middo

我可能不会爱你泰版林依晨 

影人简介   台湾新生代美少女陈匡怡,不仅有精致的五官,而且还是台大的高材生。出演林宥嘉《神秘嘉宾》的MV后,网络上便到处都有“寻人启事”,大家纷纷猜测这个漂亮,

我可能不会爱你豆瓣

解读《我可能不会爱你》之一:两个家庭的深度剖析此剧最让人纠结的当然是男主女主之间的情感咯。不过,如果要准确、清晰地理解主角情感,首先应当了解他们的家庭。正所谓: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剧中虽然没有完整地交代两个主角的家庭背景,但是,从他们的家庭现状,以及他们口中关于过去的只言片语,依然可以还原他们的家庭原貌。这就是《Criminal Minds》中的精髓——profile。 一、大仁的家庭大仁的家庭,最开始的时候,从本质上说,只存在一个家长——爸爸,其他全部都是“孩子”。因为妈妈是骄傲的公主,妹妹和大仁都是懵懂无知的小孩,只有爸爸是忠实的仆人。第二集中,大仁的妹妹有言为证:爸爸活着的时候,天天伺候公主(妈妈)要被骂。所以,这时的家庭,就是一种1V3的格局:一个爸爸伺候三个孩子。 等到大仁稍微年长一些的时候,他就会与爸爸一起承担“仆人”的角色。剧中的大仁,在生活中充当妹妹与妈妈之间的润滑剂,就是这种“仆人”角色的延续。那么,他为什么会和爸爸共同承担呢?原因有二:1、从个体的角度看,大仁作为一个小男孩,自然会以爸爸为榜样,内化爸爸的行为模式——仆人。同时,作为一个小男孩,大仁尤其希望得到妈妈的爱,而爸爸的行为模式是妈妈喜欢的,所以,对母爱的寻求,加深了内化“仆人”模式的程度。2、从家庭的角度看,之前的家庭内部格局(1V3)是不平衡的。因为爸爸不仅要伺候三个孩子,还得忍受妈妈的责骂。就算爸爸的承受能力再强,内心肯定会存在怨气,既然无法通过口头宣泄,那这些怨气就会无意识地笼罩在整个家庭。这种不平衡所营造出来的张力,也就驱使大仁无意识地加深“仆人”模式的内化程度。当大仁能够成为另一个仆人,原先1V3的格局就变成了2V2,这样就平衡了。家庭的紧张氛围也就缓和了很多。 当爸爸去世,大仁的家庭就变成了1V2的格局,于是,整个家庭的氛围,又会变得有些压抑、紧张,这种感觉很符合剧中一开始所呈现出的大仁家庭。当温柔可爱的白叔,若有若无地加入到大仁家庭的时候,整个氛围又缓和很多。因为白叔虽然不是正式加入,但原先不平衡的1V2格局,至少变成了稍微平衡的1.5V2格局。 至于大仁的妹妹淘淘,与妈妈之间剑拔弩张的关系,也是大仁家庭内部动力的一个缩影。家庭中只有一个爸爸,三个“孩子”势必都要争夺爸爸的爱。大仁,在个体心理动力和家庭心理动力的驱使下,无意识地退出了竞争,苦逼地和爸爸一起做了“仆人”。而淘淘,因为一直没有退出竞争,所以一直与妈妈针锋相对。第二集中,淘淘与妈妈发生冲突的诱因可见一斑,淘淘就是因为妈妈不停地责怪爸爸才会与妈妈起冲突。而且,在生活中,淘淘一直把妈妈称作“老公主”,嫉妒愤恨之情溢于言表。唉,这就是一场活生生地争夺父爱之战啊! 那么,淘淘为什么没有退出竞争,像大仁那样承担“仆人”角色呢?这背后的动力与大仁的动力是相辅相成的。1、从个体的角度看,淘淘作为一个小女孩,自然会以妈妈为榜样,内化妈妈的行为模式——公主。同时,作为一个小女孩,淘淘尤其希望得到爸爸的爱,而妈妈的行为模式是爸爸顺从和喜欢的,所以,对父爱的寻求,加深了她内化“公主”模式的程度。2、从家庭的角度看,大仁是淘淘的哥哥,在淘淘还没来得及感受到家庭动力不平衡的时候,大仁早已经无意识地把家庭格局调整为2V2。所以,既然格局已经平衡、家庭氛围已经缓和,淘淘只要安心接受爸爸和哥哥的服务就好了,根本没有任何动力促使她做出改变,反倒是有动力促使她维持“骄傲公主”的现状,加深“公主”模式的内化程度。 总体来说,幼时的大仁,一直生活在“男人伺候女人”的家庭环境中。于是,“男性(仆人)-女性(公主)”的脚本,就会在大仁的内心生根发芽。随着年龄的增长,大仁会在家庭中亲自实践这个脚本,实践的正向结果就会促使大仁把这个脚本逐渐内化为自己人生的固定经验。而且,随着这个脚本的不断内化和深入,它会逐渐泛化到其他的人际关系中,即不论对象的性别,自己都是仆人的角色,这也对应了剧中提到的“配角”。大仁所从事的职业——热心服务机场旅客,也是他内在“仆人脚本”的另一种演绎。这个职业,就是大仁的本色出演。所以,我们根本无法分清,到底是职业成就了大仁,还是大仁成就了职业。 二、又青的家庭至于又青的家庭,与上述分析类似,个体心理动力驱使大哥内化爸爸的“懒人”模式——依赖家人、好吃懒做,驱使二姐和又青内化妈妈的“女王”模式——照顾家人、独立能干。但从家庭内部动力的角度看,情形就比大仁的家庭稍微复杂些。 大哥出生时、二姐出生之前,家庭是1V2的格局。虽然家庭动力的不平衡驱使大哥内化妈妈的“女王”模式,但个体的心理动力却驱使大哥内化爸爸的模式。一般来说,内因起主导作用,而且,1V2所诱发的不平衡的家庭动力强度应该不会像1V3、1V4那么强,所以,在大哥的内心中,爸爸的行为模式会占主导,妈妈的行为模式只能是辅助。细微观察一下,剧中的大哥还是有一些霸气外露的,至少他还掌管了一家卤味店。这就是“女王”模式的影响,也是爸爸所完全缺乏的。 二姐出生时,家庭是1V3的格局,因为大哥毕竟还小。那么,个体心理动力和家庭心理动力都驱使二姐内化妈妈的“女王”模式。不过,因为二姐不是主角,所以我们在剧中只能看到一点点二姐“女王”模式的痕迹,尤其是对比一下二姐夫卑微的状态,就可以感受到二姐的霸气了。但是,由于天分不够、胸大无脑,所以,无法像又青那么优秀。如果有脑的话,应该会与又青不相上下的。 又青出生时,家庭是1.5V3.5的格局,因为大姐毕竟还小。那么,个体心理动力和家庭心理动力都驱使又青内化妈妈的“女王”模式。值得一提的是,剧中程爸经常把程妈称作“庸妇”,虽然现在看来,这似乎是一种爱称,但程爸一直期望又青做一个优秀的女人,告诫她不要像程妈那样做一个“庸妇”,可见,这种称呼在某种程度上是发自内心的真实看法。所以,爸爸的这种期望,也成为又青内化“女王”模式的另一种心理动力。 剧中,又青在工作中所表现出的女强人形象,就是“女王脚本”的一种演绎。又青会为女同学打抱不平,会关注同事的感情,会允许上班的同事请假,会慷慨地送大嫂衣物,会做饭给爸爸吃,会帮妈妈扔垃圾……这些都是“女王脚本”的作用。总体来看,整个家庭的成员,从强到弱,分布如下:妈妈最强、又青次之、姐姐中间、哥哥较弱、爸爸最弱。这与剧中人物所呈现出的状态也是吻合的。三、两个家庭如前文所述,两个家庭的氛围,在最开始的时候,都是不平衡的。不过,随着家庭内部动力的驱使以及孩子年龄的增长,两个家庭才逐渐恢复了平衡和融洽的氛围。那么,在孩子们年幼之时,这种一度不平衡的家庭氛围,一定会给他们造成不好的影响。这种不好的影响,就是两个家庭的孩子都是缺乏安全感的,尤其是大仁与又青。 从大仁的家庭看,妈妈作为一个骄傲的公主,肯定很难给予幼时的大仁足够的关爱。而“仆人”爸爸的爱,还得分成三份,所以父爱也是不足够的。更悲催的是,大仁不仅没有得到足够的关爱,反而在各种心理动力的驱使下还要服务家人,这样的大仁是苦逼的,内心安全感的缺乏是必然的。 从又青的家庭看,爸爸好吃懒做,对又青也是不怎么管的(剧中原话),所以,幼时的又青很难从父亲那里得到足够的关爱。而“女王”妈妈的爱,还得分成四份,所以母爱也是不足够的。虽然又青有哥哥、有姐姐,但可以想象,又青年幼的时候,他的哥哥姐姐也不大,又青所缺乏的父母之爱肯定是哥哥姐姐无法给予的。所以,又青不仅没有得到足够的关爱,反而在各种心理动力的驱使下,还要为照顾家人出一份力量,内心安全感的缺乏也是必然的。 大仁与又青内心安全感的缺乏,是导致他们无法跨越朋友关系的关键所在。这是整部剧的核心主题,也是最让人感到纠结和虐心的核心问题。具体分析请看下篇博文吧。哈哈哈。 四、总结1、大仁的家庭,男性弱势,女性强势;又青的家庭,也是男性弱势,女性强势。虽然两个家庭的强弱表现形式不同,但强弱的性质是一致的。2、家庭内部动力的平衡,是靠家庭的所有成员来维系的。不和谐的父母关系所诱发的不平衡,就会驱动着孩子承担相应的责任。这个过程,不是意识所能控制和把握的,它们都是在无意识中悄然发生着。虽然父母都不希望孩子过早地为家庭分忧解难,但是,不平衡的动力会在不知不觉中把孩子拉扯进来。 3、父母关系是家庭中的首要关系。父母互相关爱,孩子们才能获得足够的父爱与母爱,这样,孩子们才能健康茁壮地成长。----------------------------------------------------------------------------------------------------------------解读《我可能不会爱你》之二:一段“主仆式”的孽缘终于,开始涉及此剧的核心啦!大仁与又青,我来啦!哈哈哈!一、大仁与又青:拥有就是失去的开始整部剧的主线就是大仁与又青之间的关系,其他的关系都是围绕这个主线展开的。大仁与又青,是“最好的朋友”,十几年一直维持“好朋友”的关系,却始终无法成为恋人。各位看官们最揪心的就是,明明两个人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为何彼此都无法迈出那关键一步——大仁不停地压抑自己,又青有意无意地回避与忽视。第二集中的小剧场《收信快乐》,有一段台词,是理解这段关系的关键点。在此贴上:“你知道吗﹗﹗我花了一辈子学一件事,拥有就是失去的开始,但终究我还是学不会。我没有办法接受,拥有青春,其实已经开始在失去青春;拥有婚姻,其实已经开始失去婚姻;拥有名声,其实名声也会失去;拥有了财富也一样,健康也一样,就算养一只狗也一样。拥有爱,天啊﹗失去爱更让人无法接受,为什么我们一生追求的东西,其实都在得到的同时已开始失去呢﹗如果我不曾拥有,那我也就没什么好失去的了不是吗?” 拥有就是失去的开始——这就是暗藏在大仁与又青心中的恐惧。彼此都害怕失去对方,所以,他们努力地维系朋友关系。换句话说,正是因为他们太想拥有对方,反而不敢靠的太近。再换句话说,在他们的心里,爱情没有友情坚固——友情可以永远地拥有对方,爱情则有可能失去对方。因此,“最好的朋友”,这种关系的背后暗含了两层意思:1.大仁与又青非常契合,契合到如胶似漆,期望永远相随相伴;2.大仁与又青都不相信爱情的坚固。“永远相随相伴的期望”,在“不相信爱情坚固”的干扰下,最终形成了“最好的朋友”。那么,大仁与又青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期望?他们又为什么不相信坚固的爱情呢?下面就围绕这两个问题进行两个主题的解读。二、大仁与又青:公主与仆人的完美契合其实,每个人早在幼年时期,就已形成内在的人际关系脚本。以后的生活,不过是在一个更大的舞台上,自动地、不知不觉地重复演绎这些脚本。引用剧中反复出现的一句俗话——狗改不了吃屎。玩笑之中,确是一种无奈的真理。回到剧中,大仁与又青,之所以如此契合,契合到希望永远的相随相伴,就是因为他们俩一个扮演了公主,一个扮演了仆人。公主需要仆人伺候,仆人也乐意伺候公主。离开仆人,公主不再是公主;离开公主,仆人也不再是仆人。也就是说,在亲密关系中,大仁自动地演绎了仆人的脚本,而又青也自动地演绎了公主的脚本。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背后,是两个人内在脚本的完美契合。追根溯源,内在脚本的形成还是源于他们各自的成长经历。追溯的过程在前一篇博文里已经得到详述。需要注意的是,前一篇博文中提到的“女王脚本”只涉及了“照顾他人、独立能干”的形象,实际上,这个脚本还包含了另一种形象——霸道任性、需要呵护与照顾。这就是大仁所说的“骄傲公主”,在这里也可称作“公主脚本”。因为又青的内心是缺乏安全感的,所以,这个所谓的“女王”,其内心是很脆弱的。从本质上说,“女王脚本”是在用外在的强大防御内心的脆弱。于是,当又青面对亲密关系时,她的防御会降低,就激活了“骄傲公主”的形象。如果抛开亲密关系的氛围,她的防御就会增强,从而激活女强人的状态。可见,一个人,无论是感情还是工作,其实都无法摆脱幼时形成的内在脚本的影响。当大仁与又青相遇,各自的内在脚本便自动地被激活,于是再也不想分开,希望永远相伴。这便是“公主仆人一相逢,便胜却人生无数”,一段主仆式的孽缘啊。三、大仁与又青:我不可能爱你前面提到,大仁与又青觉得爱情没有友情坚固,或者说,他们俩都不信任爱情或婚姻,害怕爱情或婚姻破坏彼此之间的关系。这种感觉有些不合常理,但这种感觉背后的心理动力,则是二人内心安全感的缺乏。这种缺乏,也需要回溯到他们的成长经历。1.大仁的成长经历从大仁的家庭看,妈妈作为一个骄傲的公主,肯定很难给予幼时的大仁足够的关爱。而“仆人”爸爸的爱,还得分成三份,所以父爱也是不足够的。更悲催的是,大仁不仅没有得到足够的关爱,反而在各种心理动力的驱使下还要服务家人,这样的大仁是苦逼的,内心安全感的缺乏是必然的。第二集中,大仁的妹妹一语道破:“你都不会觉得自己很可怜吗?你这一生都要被女人折磨耶。你看,你的那些同事,你妈,我,还有程又青。你比爸还惨。”大仁只能付之一笑。大仁已经感觉不到自己可怜,因为可怜的感觉会让自己很痛苦,尤其会让幼时的自己痛苦,所以,大仁只好将这种仆人式的可怜“合理化”,就像他说爸爸把妈妈捧在手心是一种幸福。很多时候,我们的合理化解释,都是为了避免让幼时的自己承受痛苦;而当我们能够合理化的时候,也就代表我们已经开始习惯这种模式——正如大仁把伺候霸道任性的又青看作一种幸福。2.又青的成长经历从又青的家庭看,爸爸好吃懒做,对又青也是不怎么管的(剧中原话),所以,幼时的又青很难从父亲那里得到足够的关爱。而“女王”妈妈的爱,还得分成四份,所以母爱也是不足够的。虽然又青有哥哥、有姐姐,但可以想象,又青年幼的时候,他的哥哥姐姐也不大,又青所缺乏的父母之爱肯定是哥哥姐姐无法给予的。所以,又青不仅没有得到足够的关爱,反而在各种心理动力的驱使下,还要为照顾家人出一份力量,内心安全感的缺乏也是必然的。此外,即使妈妈辛苦地照顾一家人,爸爸还是把妈妈称作“庸妇”。虽然现在看来,这是一种爱称,但是,对于幼时的又青来说,如果一个好吃懒做的爸爸成天喊着妈妈“庸妇”,又青会觉得这是爱称吗?所以,当妈妈摔伤住院、爸爸亲自熬汤服侍妈妈后,她说:“我以前都不知道你爱妈。”可见,几十年来,又青对父母的爱情一直是持否定态度的。四、大仁与又青:一个小结如此看来,正是各自的成长经历,使得大仁与又青缺乏安全感,使得大仁与又青感受不到爱情的坚固可靠。而如此缺乏安全感、感受不到爱情坚固可靠的两个人,怎么可能会轻易相爱呢?而且,越是爱对方,就越是不敢去表白,因为实在太害怕失去对方。爱情太危险,我们不如一直维持友情吧。所以,他们俩,谁都没有勇气第一个突破朋友关系,谁也不敢第一个迈出那关键一步。因此,对于自己最爱的人,大仁只能说:我不可能爱你;又青说:你不可能会爱我。而且,我们在剧中可以看到,他们的周围充斥着婚姻破碎的例子——离婚的离婚、外遇的外遇、丧偶的丧偶。这种外部世界的婚姻破碎,实际上对应了内心世界安全感的缺乏,对应了内心世界对爱情或婚姻的质疑。就像内心快乐的人看到的世界都是快乐的,内心悲伤的人看到的世界都是悲伤的。五、大仁与又青:恋爱模式不是不爱你,而是不敢爱你,而是害怕与你分离。这就是主题曲的内涵,也是这段孽缘的内涵。正如前文所述:一方面,内在的“主仆脚本”让他们希望永远和对方在一起;另一方面,内心安全感的缺乏让他们不敢触碰爱情。那么,随着年龄的增长,两全其美的办法就是:找一个“还不错”的对象恋爱,同时,让恋人也接受自己的好朋友。一旦恋爱关系危及朋友关系(99%是必然的),那恋爱就得结束。——这就是大仁与又青的恋爱模式。另外,为什么大仁的恋爱期与又青的恋爱期会交错进行,从来没有两人同时空巢的时候呢?因为,如果两人同时空巢,朝夕相处,两人相爱的几率便会大大增加;而如果两人同时恋爱,那两人的距离又拉得太远。所以,最好的状态的就是“一人恋爱,一人空巢”。可见,避免同时空巢,实际上是他们在无意识地避免两人相爱;避免同时恋爱,实际上是他们在无意识地避免两人分离。也就是说,他们一直在努力寻找相爱与分离之间的最佳距离,一直在努力维持“最好的朋友”的关系。既然大仁与又青不敢相爱是因为他们害怕分离,那么,当他们意识到彼此即将真地要分离的时候,他们自然就要相爱了。所以,当任何一方发现即将失去对方的时候,发现的一方一定会努力向前,被迫迈出那关键的一步。作为仆人的大仁,肯定是不忍心让作为公主的又青意识到自己将要与她分离,所以,最后只能靠“意识到分离”的大仁,做出那一步勇敢的跨越——大仁说:“可不可以让我做你的朋友,但不只是朋友。”(泪奔哦……)六、大仁与Maggie正如前文所述,对于大仁与又青来说,“一人恋爱、一人空巢”是最好的状态。当又青空巢时,大仁就开始不知不觉地恋爱了。而且,习惯了仆人角色的大仁,在Maggie面前,体验到了做王子的状态。这种角色偶尔转换的新鲜感,也使得大仁默默地接受这段感情。不过,大仁的脚本毕竟是仆人,所以,与Maggie在一起的时候,大仁基本上处于冬眠状态——自己的仆人脚本没有被激活,所以大仁很无感。还是那句话:顺从的仆人,只有遇到霸道的公主,他才会有来电,才会有感觉。够贱、够自虐吧,但是木办法,内在的人际关系脚本早已根深蒂固,难以改变。当Maggie主动要求为又青张罗对象的时候,大仁是很不满的,并对Maggie提供的人选予以否定。从表面上看,是大仁爱又青;从内心深处看,是大仁不想与又青分离太远。他只想维持“一人恋爱、一人空巢”的状态。当又青与大仁真地同时恋爱了,他们的冲突就越来越多。因为他们之间的距离有些远了,这诱发了两个人无意识的分离焦虑。就像一个孩子,如果离父母太远,他就会焦虑不安、不停地哭闹。在这种焦虑情绪的驱使下,大仁与又青就会很容易发生矛盾与冲突。最终,习惯处于弱势的大仁选择了妥协,选择了与Maggie分手。他们又恢复到“一人恋爱、一人空巢”的状态。七、Nic、威哥与又青Nic的外形虽然是个小正太,但从内心来看,他与威哥是同一类型的——温柔的霸道。这正是对又青造成致命一击的地方。前面提到,又青的内心缺乏安全感。尽管在外人看来,她是一个女强人,但在内心深处,她依然是一个小萝莉,需要呵护与照顾。所以,大仁的呵护、Nic与威哥的照顾,就是吸引又青的核心要素。只不过,大仁的呵护是被动的,而Nic与威哥的照顾是主动的。如果说,大仁与又青是仆人与公主,那Nic、威哥与又青就是王子与公主。顺从被动的体贴,平淡如白开水,渐成习惯;霸道主动的温柔,激情如香槟,怦然心动。所以,在平淡如水的温吞环境下,偶然的一瓶香槟,必定会让又青“招架不住”。不过,王子与公主终究不如童话中那般最合适。十二集中,又青的妈妈一语道破:“一个家哦,一定有一个唱歌的,旁边的人都在帮他伴奏。那如果你和丁立伟,两个都在唱歌,两个都在抢麦克风,这样子怎么行啊。”婚姻也像跳双人舞,需要有一人引领,一人跟随,这样才能跳成一曲和谐的舞蹈。一个是王子,一个是公主,难免要争抢麦克风,摩擦与冲突自然少不了。如果一个是仆人,一个是公主,那公主就是引领者,仆人是跟随者,关系就会非常和谐、稳固。所以,一开始公主(又青)会很享受王子(威哥)霸道的温柔,但是,时间久了,还是仆人(大仁)的顺从体贴更合心意。毕竟,白开水才是真实的生活,香槟只是一时的调味品。八、东北大乱炖:各种关系和问题1、大仁的磨叽很多人都在吐槽大仁的磨叽,吐槽是因为不了解磨叽背后的心理动力。磨叽,体现的是大仁内心的冲突与挣扎:一方面,希望和又青永远在一起;另一方面,害怕爱情会破坏与又青的关系。这种冲突与挣扎的根源,就在于大仁的安全感缺乏——没有十足的把握,他是永远不敢表白的,永远不敢用嘴直接说出“我爱你”的;即使稍微有点勇气,他也只能用短信来试探。所以,他总是犹豫不决,磨磨唧唧,错失良机,阴差阳错。可见,我们的成长经历多么重要,幼时的感觉与印象也是不可磨灭的,虽然我们似乎忘记了,但它一直存在着,对我们的生活有着深刻的、不可撼动的影响。2、又青的自私很多人都在吐槽又青的自私——明明已经模糊地觉察到大仁的爱,还要有意无意地去忽视,期望在与威哥交往的同时,还能继续保持与大仁的友情,期望威哥能够接受自己与大仁的“纯洁”友谊。唉,这种恋爱模式,前面已经分析过了。最苦逼的还是“仆人”大-仁-哥,即使自己再不爽,也要努力维持自己与又青的关系,也不忍心让又青觉察到自己与又青的距离。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死亡吧。3、工作与情感——普通朋友与亲密爱人其实,大仁在工作中并不是很磨叽,要不然,他不可能步步高升。但是,他一遇到情感,就会变得磨磨唧唧黏黏糊糊的,就像山药。又青在面对外人时,也不会总是耍公主的脾性。但是,她一遇到情感,就会变得霸道任性。有人说,威哥是个特例,其实不然。虽然一开始又青表现得像一个小女人,那是因为她的内心需要安全感,威哥的主动让她很沉迷。一旦熟悉了、习惯了,又青就开始霸道了,要争抢麦克风了。但是,又青发现她抢不过威哥,于是又青郁闷了、凌乱了。现实中,很多人都是如此,面对工作是一种状态,面对情感是另一种状态;面对普通朋友是一种状态,面对亲密爱人是另一种状态——这就是“关心则乱”。面对外人,我们很容易保持理性,不会陷入其中;面对亲密关系,我们的情结就会自动地被激活,沦陷而不自知。所以,很多人在工作中游刃有余,但在情感中会捉襟见肘。不过,不论是哪种状态,都能在我们的成长经历中寻得端倪,发现线索。4、看待婚姻的新角度有人说,既然又青不相信爱情的坚固可靠,那为什么她会同意威哥的求婚呢?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又青不够爱威哥。因为不够爱,所以即使婚姻破碎了,自己也不会那么痛苦。既然失去不会那么痛苦,自然就可以放手结婚了。但是,又青太爱大仁,而恋爱或婚姻有可能让她失去大仁,失去大仁是她无法承受的痛苦,所以,她宁可与大仁维持最好的朋友关系。由此,我便联想到,现实生活中存在很多彼此将就的婚姻。这种将就的潜台词会不会是这样的呢——反正我不是很爱对方,离婚了也不痛苦,那就先结婚吧。不是所有人在将就的同时,都有一个“最好的朋友”在身边,所以,他们的将就,可能是因为曾经在恋爱中所遭受的创伤。第一次深爱过,分手了,受伤了,留疤了;下一次,便不敢爱的那么深;如果再有下一次,就更不敢爱的那么深……最终,找个“还不错”的人,将就着过完一生。因为,即使再分开,自己也不会那么痛了。突然想起一位同学所说,“人一生在爱情方面的能量总量,本来就是有限的。无论这对后来者有多不公平,但也没办法了。后来者也不必心存芥蒂。想想,你自己又何尝不是如此?”(完,9000余字,谢谢观赏!)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2009-2022

统计代码